| | | 活动大厅  | 帮助中心  |  客服电话

  雾行者 路内 著

  • 更多 优惠信息 包邮 当您购物满足条件时 包邮
  • 积分抵现 更多
  • 商品编号:9001314457
  • 价      格 : 60.70     
  • 客户评价:已有2人评价 100%的客户推荐)
  • 配      送 
  • 已售:3
  • 服务承诺

购买数量: - +   册    

支付方式介绍:
e灵通支付

支持工行工银e灵通支付方式进行支付

工银e支付

支持工行工银e支付方式进行支付

网银支付

支持工行和他行卡网银进行支付

逸贷(分期付款)

支持使用工行卡进行逸贷贷款(分期付款)进行支付

其他支付

您还可以使用其他支付方式进行支付

图片不存在
举报
  • 商品介绍
  • 累计评价
  • 推荐商品
  • 商品品牌:图书
  • 商品名称:雾行者 路内 著
  • 进口商品:否
  • 补差价:否

基本信息

  •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 ISBN:9787542668547
  • 版次:1
  • 品牌:理想国(imaginist)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出版时间:2019-12-01
  • 用纸:特种纸
  • 字数:470000


内容简介

2004年冬,美仙建材公司仓库管理员周劭重返故地,调查一起部门同事的车祸死亡事件。与此同时,他的多年好友、南京仓管理员端木云不告而别。一个时代过去了,另一个时代正在到来。这是一本关于世纪交替的小说,从1998年的夏季,到奥运前夕的2008年,关于仓库管理员奇异的生活,关于仿佛火车消失于隧道的二十岁时的恋人,直至中年的迷惘与自戮、告别与重逢,一群想要消灭过去之我的人,以及何之为我。

五个章节,五种迥异风格:梦境、寓言、当代现实、小说素材、文学批评拼织成复杂强悍的叙事体,充满内在回响。深情而狂暴,现实而迷乱,带领读者横穿修辞术的318国道,不绝如缕,直抵小说结尾的喜马拉雅山脉。


编辑推荐

我想象有这么一种长篇小说,经历不同的风土,紧贴着某一纬度,不绝如缕、义无反顾地向前,由西向东沉入海洋,由东向西穿越国境。我指的不是公路小说,更不是那种字面意义上的伟大文学,事实上,一级公路的宽度仅是双向四车道,与山脉河川不可同日而语。

——《雾行者》

★ “你曾经是文学青年,后来发生了什么?”

★ 历时五年写作,不同于任何一部路内,*越所有期待的文学长篇

★ 一部属于21世纪中国的全景式长篇小说

★ 从《少年巴比伦》到《慈悲》,七部长篇均获好评;2020年新作,为其文学版图添上重量级作品,值得一读

★ 余华、戴锦华、唐诺、许知远、梁文道、刘瑞琳联合推荐

1. 你曾经是文学青年,后来发生了什么?当告别了青年时代,又如何回看那段穷困、迷惘、失落的时光?

现实、迷幻、浪漫、狂暴,他们称之为青年,我们称之为“雾行者”,意即“在雾中远去的人”:一群想要消灭过去之我的人,那些曾经的文学青年,经历不同的风土与时间,走向极远之处,用不同的方式寻求安慰和解脱,路内以《雾行者》再次唤回这些青春的灵魂。一段打工青年和文学青年的世纪冷酷之旅,深度探索“何之为我”的巨幅写作。

2. 历时5年完成,令当代读者动容,多次阅读仍能不断发现、阐释的文本。

作者重启“追随三部曲”之后新长篇写作框架(《云中人》《雾行者》《救世军》三部曲之第二部),重回千年之末的90年代中国城市场景,进行巨细并蓄的描绘。摇滚乐队、国际开发区、南方打工仔……“那是互联网时代的开始,所有人都相信二十一世纪会与从前不同”。以赤裸淋漓的笔触,谈论身份、文学、逝去的时间、告别与重逢、世纪末、出世主义、血祭、狂暴复仇、相信和爱、虚构与巧合。

3. 路内第七部长篇,继《慈悲》挑战12万字横跨五十年历史,用47万字书写十年离散,踏过半个中国:

作者写作外延持续扩张,从寒冷北方到炎热南方,从江浙沪交界处开发区到西南部废弃兵工厂,横穿318国道,直抵喜马拉雅山脉,人物各各讲述奇迹式的故事,以小说的方法重塑梦境般的1998-2008。

4. 在这样的时空,文学还有意思吗?对谁有意思?

小说的一条支线,书写活在世纪交替的小文学青年,对其内心的文学价值提出种种诘问,并未给出明确的答案。一个人如何遇到自己小说里的故事,谈论何为文学,何为安慰,何为惩罚。在静观与行动中认识世界,找到曾经摧毁又治愈他们的同一根源。

5. 路内迄今为止结构*为复杂精致的小说,思考深度之深,情感共振之强,**仅有之阅读体验:

47万字,五个气息绵长的章节,每章容量相当于一部小长篇。小说步调时而奇特,时而忧郁,集合梦境、寓言、当代现实、小说素材、文学批评多种文体,充满内在回响,风暴般裹挟着读者。中后途更是灵活变换人称,获得惊人一跃,每个人物的命运都像打牌一样,一张张打到底。对于读者而言,每一个出现的人物又仿佛火车消失于隧道,从身边呼啸而过。

6. 除男性人物之外,还有诸多更具力量感的女性形象:

她们是打工者、文学青年、农民、编辑、记者、作家、仓库管理员、流浪者……她们或温柔或诘难地存在于这本由男性作家构造的长篇小说空间之中,这些女性人物塑造得如此之美,她们的悲剧反映着我们时代坚强女性的特质。


作者简介

路内,小说家,1973年生,现居上海。著有长篇小说系列“追随三部曲”《少年巴比伦》《追随她的旅程》《天使坠落在哪里》,长篇小说《云中人》《花街往事》《慈悲》,及短篇小说集《十七岁的轻骑兵》等。曾获华语文学传媒奖年度小说家、春风图书奖年度白金作家、《南方人物周刊》年度人物、《智族GQ》年度作家等奖项。


目录

第一章 暴雪(2004)

第二章 逆戟鲸(1998)

第三章 迦楼罗(1999)

第四章 变容(2008)

第五章 人山人海(1999—2007)



精彩文摘

熬到今天中午,有片警查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根本没有身份证复印件,只是草草登记了一下姓名住址,查到一个重庆的,叫张华,四十岁,已经住了一个月,上午就退房走了。我想想,林杰应该也就三十出头吧。那个李警官直觉很好,他说,这家伙要跑。刑警拉上我,追到旅馆,进屋一看,我也没搞明白,反正李警官就认定,这是个流窜犯住过的房间。李警官估算林杰去了火车站,按时间来说应该已经进站了,可能上车了,但也不一定,因为全堵上啦,晚点班次太多。于是一辆车载着旅馆的老板娘,一辆车载着我,往火车站开。李警官对我说,文志刚,就算人山人海,你也得把这家伙给我辨认出来,让他上了火车就麻烦啦,必须拦住。我坐在李警官的桑塔纳里,他猛抽烟,眼睛血红,对身边的小刑警说,冷静,车站群众多,必要时,不怕牺牲。天知道林杰身上带着什么,枪还是手雷?我还问他,你们有没有防弹衣啊。李警官看了我一眼,让我少问。然后我隔着车窗就看到林杰了,在人行道上,穿黑衣服,背一个黑色双肩包,往火车站广场顶风疾走,在雪地里他那样子太好认了。警察想下手但那片车全堵上了,既不能打草惊蛇,也不能审都不审就当场打死他啊。一群便衣下了车,雪地难走,刚到人行道上,林杰就上天桥了,李警官决定两头堵他,走得没他快,堵他的人还没到位,桥上就打起来了,然后他好像胳膊受伤了,下天桥要往广场去,那儿全都是人,李警官急了,非常猛,跳过栏杆,一边冲一边朝他打了五枪。

——第一章 暴雪(2004)

沉铃从浴缸里跨出来,用浴袍裹住身体,她脚踝上有一根细小的金链,在壁灯的微光下闪烁一动。那一瞬间,小文学青年端木云想,我像是看到了爱情,阿赫玛托娃的诗里所写,塔玛拉不朽的情人,闪亮着一双不曾满足的眼睛,然后又像茨维塔耶娃的诗里所写,爱情和锋利的马刀,都愉快地成为乌有。

——第二章 逆戟鲸(1998)

他说我出生在一个小镇,具体是什么地方就不告诉你了,你肯定知道我是贵州人嘛,但是身份证上写的不一定是对的。小镇什么都没有,有一个理发店,一个邮局,一个供销社,一个小学。小镇离县城太远了,但是有一条铁路线从不远处经过,并没有站头,路基很高,火车是从我们的头顶上开过的,有时也会停下。我在这个镇上看火车,一看就是十年,后来有一天终于考上了中学,就去了县城。县城还是一无所有,尽管很热闹。我拼了命地念书,考上了大学,但是很不幸,因为一件蠢事被学校开除了。具体来说,就是打伤了人。现在想想,打人没有必要,我很讨厌暴力,但是骨子里是一个暴力的人,在某一个点上会失去控制。我十分沮丧,回到镇上,坐在街上天天看火车,火车从很高的地方开过去,从来不会停下,有时出于很偶然的原因停下。我看着看着,像一个要参透玄机的和尚,一花一草,世界要向我讲诉什么。我父亲让我去学做木匠,我不去。有一天我忽然想明白了,你知道我想明白了什么?梅贞说,你讲。林杰说,那些开过的火车就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是我不可企及的部分,但是偶尔它也会停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它总之是停下了,一整天或是一秒钟,就是那个前途渺茫的机会在等我,然而不管火车停下多久,前方世界的渺茫这一点不可改变,目睹火车开过和坐上火车去往别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空虚。梅贞说,你想告诉我什么。林杰说,我想和你讨论命运,我很喜欢你,但是我只感到火车停下,至于它会带我去哪里,全都不知道。梅贞沉默。林杰嘀咕道,这也是很好的,如果这次我走了真的不能回来,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这也是很好的,我们被命运带走,好过被命运抛弃。

——第三章 迦楼罗(1999)

那天很晚时,我们回到旅馆,账台那姑娘坐在门口等我们,见面就说,千万别进屋,有人在里面,看上去要搞你们。端木说,知道,来谈事的。姑娘想*。端木说,不用。我心里有点慌,跟着他进去,里面好几个人,刘俊也在,还有那建筑老板,长得高大威猛,手上有刺青。刘俊刚介绍完两边,马仔就把火药枪举了起来,指着我和端木的头,命令我们放货。刘俊吓坏了,两边劝。建筑老板指着端木说,哈儿,就算留你们活命,也要挑一根脚筋。我说,行,放货,但不要伤人。端木说,库房钥匙在这儿。他走到床边摸,所有人都以为他摸钥匙,他摸出一把手枪,转身指着建筑老板的头。我俩像滥俗黑帮电影里的经典镜头,他的枪指着建筑老板的头,马仔的火药枪指着我和他的头。刘俊当场就给我们跪下了。

那建筑老板大概觉得不可思议,问端木,真枪吗,会玩枪吗。端木冷笑说,在这种地方,谁会怀疑一把枪是假的,我是打爆你的头呢,还是给你看一看买枪的发票?建筑老板也不孬,对马仔说,他今天如果敢开枪,你们就把这三个人全杀了。局面僵持了好几分钟,后来我说,都冷静,仓库现在我做主,明天放货,今天让我兄弟走,永远不再踏进重庆一步。

——第四章 变容(2008)

表哥的海轮穿过马六甲海峡,向赤道线进发。在一九九〇年代,海员的生活条件相当艰苦,表哥在闷热的船舱里梦见了前女友,梦见黑色大鲸驮着她从海面上漂过,那模样比他更寂寞,真是不合情理(失恋是一件神秘的、缺乏解释的事)。高大帅气的表哥被这个梦给魇住了,长时间醒不过来,好多天都在等待着黑色大鲸再次浮出于梦中。在远洋货轮上工作是无所期待的,也不压抑,仅有的感受是乏味。木马说,这种情况下有可能令人丧失自我,也可能令主体凸出,充满狂想和怀疑。表哥站在甲板上望着海面,云卷云飞其实是风的驱力,日出日落其实是星球在转动,伤感其实是愤怒,梦是你自己。总之,自认为什么都想明白了。有一天,表哥见到了国际远洋妓院,挂着玫瑰花的旗帜,出现在近处。这就是传说中的玫瑰轮船,各大洲五花八门的女孩在船舱里*,收五花八门的硬通货币。她们遇见中国船,就会让*,因为中国海员没有预算,美金不够,如果是日本、韩国轮船则大受欢迎。传说玫瑰轮船上装备自动步枪,防海盗,所以这还是一艘流动的武装妓院。想象一下,它在公海上漂流着,火力全开,寻找配偶,仿佛与雄性的货轮交媾,它是雌性的鲁滨孙,不想回家的鲁滨孙。两船交错时,表哥站在巨轮的甲板上,平视玫瑰旗帜,又低头望着对面甲板上穿比基尼的姑娘们,立即勃起啦。有些姑娘用英语对他们浪喊:中国人,中国人,没有钱,没有女孩。表哥注意到一个短发的黄种女孩独自站在船尾,同样穿比基尼,化着鬼佬的浓妆但能辨认出她是东亚的黄种人。她很安静,抽着烟,趴在栏杆上望着中国的远洋货轮,左脚踩着夹趾凉拖,右脚那只在她的趾尖晃荡。表哥猜想她可能是中国人,也可能是日本或者韩国的,他追着这个女孩,从船头往船尾跑,直跑到货轮的尽头。在那里,永别这个词像黑色大鲸一样浮现出来。表哥用中文喊道:你是中国人吗。女孩不予回答,仰头对着他笑,对着他吹出烟气,烟气在离开嘴唇的一瞬间就被风吹散了,看上去就像在对他抛出飞吻,也许两者都是吧,因为离得挺远,怎么认为都可以,甚至她的笑也可能是嘲笑、诡笑、职业性的笑,但你怎么认为都可以。你不用像那种现实主义小说学徒一样把它定义下来,但你也不能在记忆中铺陈所有的可能性,你能怎么办?说到这里,木马拍拍我的肩膀。刹那间,表哥疯啦,他短暂的念头是立即冲到船长室,命令丫的将货轮调头,追上玫瑰轮船。这时,黄种女孩向他挥挥手,表哥也向她挥手。黄种女孩向表哥的方向弹出手里的烟蒂,落进一片白色的海水泡沫中,表哥做了个睡觉的手势,不是下流手势,是纯粹的睡觉。黄种女孩也做了个纯粹的睡觉的手势。两船越来越远,表哥从俯瞰变成眺望,最后那女孩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她在额头胸口画了一个十字。这个动作使表哥恢复了理智,至少使他想起自己并不相信耶稣基督,顺便想起他作为“人”的局限,要让货轮调头是不可能的。

——第五章 人山人海(1999-2007)


价格说明

划线价格为参考价,并非原价,该价格可能是品牌专柜标价、商品吊牌价;或由品牌供应商提供的厂商指导价、建议零售价等;或该商品在融e购平台上曾经展示过的销售价, 该价格仅供参考。
未划线价格为商品的实时标价,不因表述的差异改变性质。具体成交价格根据商品参加活动,或会员使用电子券、积分等发生变化,最终以订单结算页价格为准。
关注标签:
  • 还可以输入 1000 字符
  •      
  •   
最 多 可 上 传 5张 证 据 图 片(上传格式为:jpg,gif,png的大小大小不能超过2M的图片)
0
购物车
返回顶部